老南站的"木炭客车"配烧炭工 中途得加炭

发布时间:2016-09-09 17:18    浏览量:14     评论0

蔡飞立

温都记者 叶锋/文

郑之越/摄

春运,是牵动中国千万家庭的词,从1954年起,铁道部就有春运记录,但客流量与现今相差很远。上世纪80年代后,大量民工外出,春运成为社会热点——回家过年、一票难求、人多车杂是许多人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记忆。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温州老南站是汽车客运中心,承担着陆路旅客运输的重任,而水上的“民主轮船”在春节期间也是一票难求。

老南站大门口的五角星下面 卖皮鞋鸡蛋青菜的商贩成堆

提起客运,老温州自然会想到温州最早的客货运中心,位于市区飞霞南路临近南站天桥一带的老南站。

1955年元旦,温州市第一个新建的汽车客运站(老南站)在市区飞霞桥旁建成并投入使用。据《温州市交通志》记载,这个车站是当时全省最好的车站。“当时正值春运期间,来排队买票的人排成长龙,从窗口一直排到车站门口。因为人流集中,在老南站门口待客的人力三轮车、卖皮鞋的商贩很多,还有一些农村来的村妇,提着鸡蛋或挑着青菜,在站门口叫卖,很是热闹!” 曾在老南站工作过的蔡飞立今年已80岁,他说老南站建成后,一度成为温州市区的中心。“当时黎明路、飞霞路、人民路都是围绕南站延伸扩建的。”

蔡飞立对老南站怀有深厚感情,他有一张保留了60年的黑白照片———温州南站最初的影像:一幢二层楼房,站门口人来人往,最显眼的莫过于车站大门口上方的那颗五角星,记录着时代特征。“1956年,我到老南站工作,这是当年拍的。”

每辆“木炭客车”都配有烧炭工 坡度大的路面乘客下车一起推

蔡飞立对当时的春运情景记忆犹新。“当时因为汽油依赖进口,供应紧张,客车几乎都是‘木炭车’,也就是在汽车后部装上一个60公斤的大煤气发生炉,通过燃烧木炭产生气体,带动发动机。每辆车都需配一名烧炭工。”当时站里共有37辆客车,大都为旧车,最初只开通泰顺、文成、青田、丽水、金华等线路。

江苏人张伯福,是当时温州至金华的客车司机,温州至金华253公里,大都是砂石泥土路。当时春运期间也是非常繁忙,要加班加点,张伯福说早上5时多他就坐在客车上了。汽车启动前,烧炭工用手摇鼓风机生火,大约10分钟后,汽车就开动了。中途,要多次趁木炭没烧完之前停车,让烧炭工下车添置木炭生火。由于木炭车的动力不足,上坡很吃力,遇到坡度大的,经常要请乘客下去推。下午2时多,经过近9个小时的颠簸,车才到达金华站。

去杭州路况差车速慢常路阻 10小时颠簸乘客司机满身灰

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,温州市民张力强在杭州上大学,他说从温州到杭州全程300多公里,这点距离在今天的高速公路上几个小时车程而已,但在当时的春运,是一段艰难的路程。路况差,车速慢,经常路阻,如果顺利,早上出发晚上能到;不顺的话,还得在路上住一夜。由于砂石泥土路的缘故,长途车所到之处,扬起一片灰尘,司机和乘客每人满身灰尘。

当时,温州还没有开通火车。对张力强来说,春运期间,能拿到车票是第一要务。“那时候年轻,脸皮比较厚,虽然以插队为耻,却也干得出来。排长队的几乎都是民工,我总是掏出一包烟,恭恭敬敬地给前后的人递上。他们总是接过烟,对我的插队不再干涉。”

尽管要排长队,但买到车票后就放心了,但车上的环境又让他喘不过气来。车厢拥挤,气味难闻,上厕所艰难……近10小时的颠簸路程,让他如在炼狱。在杭州上学4年春运期间坐长途车的经历,让他记忆深刻。

而随着1998年温州汽车新南站建成开通,老南站客运业务全部搬至新南站,南站从此就成了口头上的地名。

超载严重,“民主轮船”拒客泊瓯江

“走遍天下路,最怕温州渡。”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温州广为流传的话。温州除了多山外,多水也是人们出行难的原因,而轮船是当时的重要工具。1958年首航的“民主轮船”至今留存在温州人心中,比如说某个人行动迟缓,就会用“像民主轮船调头”来形容,可见民主轮船已和温州人的生活联系在一起。

春运时的民主轮船“温沪线”也是一票难求,一般需连夜排队,工作人员还要手持粉笔,在买票者的背部做上流水号以示标记。

针对春运期间突然增多的客流量,虽然有关部门积极采取措施进行解决,不仅将原来4天一班的航班,增至2天一开,有时还临时增加班次,而且还调派7500吨级的客货轮,但仍不能满足旅客增长的需求。

每次开航时,安澜码头周围一带非常热闹,少数没船票的旅客乘乱冲入船中。1975年3月,由于超载现象没有得到及时纠正,几艘客轮自上海抵温卸客后,即锚泊江中拒绝载客,等待客运秩序改进。结果温沪线因此中断3天。当时,这种性质的停航事件,不仅在温州港历史时空前的,在全国也属罕见。

温州话要回装有10万元的行李箱

69岁的叶福康一直住在市区望江路一带,说起安澜码头和“民主轮船”滔滔不绝:“上世纪90年代之前,望江路上的诸多客运码头成为他们旅途的起点,尤其是安澜码头,每年春运‘人山人海’。”

上世纪90年代初, 叶福康在石家庄经营一家服装店。1992年春节,他带儿子坐轮船到上海,再从上海坐火车去石家庄。出发前几天,他排了5个多小时的队,买到了去上海的轮船票。

叶福康在行李箱里藏了10万元现金,出发那天的安澜码头,人山人海,他很紧张,对儿子轻声地说:“这么多人,要看紧行李箱!”儿子记住老爸的话,牢牢地抓住箱子不放。这时一中年男子冲过来说:“现在轮船票卖完了,到我家旅馆里住一夜,明天我带你再来买!”说完,就抢走了行李箱,往人群里挤。叶福康慌忙跟上去,边跑边用温州话说:“朋友啊,朋友,快把箱子还给我,我有票的!”那男子听到温州话,才停下来把箱子还给叶福康。叶康福才和儿子顺利上了船。

20多小时到上海,船上设3种客舱

据记载,“民主轮船”总客位一千多个,设有软席、硬席和统舱三种客舱,还有餐厅、小卖部、医疗室等配套设施。客舱均有暖气和通风设备,这在当时来说算先进了。叶福康和儿子睡在硬席的客房里,由于海上风大,船体不停摇晃,儿子吐了3次。经过20多个小时的航行,轮船终于到达上海……

金温铁路1998年开通运行,1999年,这条海上黄金航线落下帷幕。然而,繁忙的春运依然——从老南站的木炭车到绿皮火车,再到时速几百公里的高铁、动车组,尽管交通工具在变,运行速度在变,但春运期间,人们回家的路不变,回家的心不变。

温都编前会是温都推出的一档新媒体互动栏目。@参与时间 (周末版)周六周日,每天下午4时至晚8时。@参与方式 1、微信搜索添加温州都市报微信公众号(wd88868886),点击菜单中的“编前会”即可进入发言讨论或投票区。2、微信或手机QQ直接扫编前会微社区二维码。

分享到:
分享按钮
 网络编辑:  
相关推荐: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Copyright © 2008 - 2009 wendu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:0577 -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:0577-85855678
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   备案号:浙网信办〔2014〕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-7 浙BBS2009008 QQ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
 
报料 @温都 QQ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