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阴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3-06-29 05:05    浏览量:94     评论0
作为一个曾经的体育记者,我时不时会接到一些约稿电话,比如几个星期前,就有国内的媒体朋友问我,能否就弗格森宣布退休一事写点文字。当时我没有多想,直接说了“骚瑞”。倒不是说,拒绝一个关系很铁的朋友,比拒绝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女人要容易……

作为一个曾经的体育记者,我时不时会接到一些约稿电话,比如几个星期前,就有国内的媒体朋友问我,能否就弗格森宣布退休一事写点文字。当时我没有多想,直接说了“骚瑞”。倒不是说,拒绝一个关系很铁的朋友,比拒绝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女人要容易,而是对于老爵爷,我实在说不出什么梨花带雨的话。况且巴萨刚刚受辱,我的悲伤逆流成河。

没想到,弗格森刚宣布退休不久,不莱梅主帅托马斯·沙夫也被俱乐部宣布下课了。当时在《图片报》上看到沙夫那个秃脑袋,还没细读文字,就已经知道,又一个传奇告别了。

对于德甲,我并没有细涓的感情。只是这些年去德领馆签证,每次都会听到认识的德籍签证官开玩笑向我抱怨,“你们报纸上关于德国足球的报道再这么少下去,以后就别来签证了。”但他们不知道,我过去十年留下的文字,如今惟一还有勇气回头一读的,就是那篇关于前沙尔克主帅兰尼克下课的杂谈——《活着是个元问题》。

相比在曼联主帅位置上坐了27年的弗格森,沙夫无论成就还是影响力,都不及前者。然而这个52岁的男人,却不愧为不莱梅的传奇——放眼世界足坛,没有谁能像沙夫这样,从球员到教练,把41年的时间,从头到尾给了一家俱乐部,而且从未间断过。

我不知道,作为沙夫的好“基友”,阿洛夫斯此刻会有怎样的感伤释怀。两人一个身为不莱梅主帅,一个身为俱乐部经理,在并肩战斗的13年里,不仅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友情,也同时告诉我们,即便是西方世界,朋友也是可以成为兄弟的。

去过不莱梅的人都知道,不莱梅的汽车牌照以HB开头,H代表汉莎(Hansa),B代表不莱梅(Bremen)。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不莱梅的足球历史上也会留着两个人的名字,一个是阿洛夫斯,一个是沙夫。

在一个记忆退化的年代,我们靠搜索引擎活着。但在我们那个愈发可怜的脑干里,即便忘了沙夫和阿洛夫斯为不莱梅留下的五个冠军,也应该记得埃尔顿、弗林斯、克洛泽、迭戈、皮萨罗、厄齐尔这些名字。是的,关于点石成金,不仅有弗格森和温格,还有沙夫。

比利时商人为了让石头比黄金更有价值,发明了“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”。不莱梅人也一度认为,沙夫恒久远,一个永流传。但不莱梅的两个足球传奇,阿洛夫斯在半年前去了沃尔夫斯堡,而沙夫在下课后,连个体面的欢送仪式都没得到。

历史之所以谓之历史,就在于我们从历史中可以看到光阴的故事。但如今,一切都在速朽,一幢做牛做马买来的房子,产权只有70年。70年后,它到底会过到谁的孙子名下,没有人知道。至于一段爱情,别说白头偕老,熬过七年,已让人感慨万千。

我们曾经试图歌颂永恒,从房子,到忠诚,再到爱情。没有永恒,我们只能歌颂相对的永恒,70年的房子,41年的忠诚,以及熬过七年之痒的爱情。

分享到:
分享按钮
文章来源 温州都市报  网络编辑:巫乐,项甫  
相关推荐: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Copyright © 2008 - 2009 wendu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:0577 -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:0577-85855678
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   备案号:浙网信办〔2014〕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-7 浙BBS2009008 QQ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
 
报料 @温都 QQ客服